给予女性的特別服务

我是一个出租车司机,当年大学毕业后,工作极其难找,幸好家中还有些许

馀财,加上当时出租车的牌照并不是很贵,东拼西凑买了辆二手出租车,算是有

了个吃饭的营生,不知不觉就开了这么些年。

我就来说说我这些年开出租车的一些艳事。

记得那还是我刚开始幹沒有几个月,大概是春夏交替的季节,天气已经炎热

起来,满大街的都是圆圆的屁股,白白的大腿,我在出租车中坐着,经常能看到

从我对面骑车过来的美女走光,当然也能看到许多过期的,有时在开车,想不看

都不行。

我要说的不是在街上看到的这些的花花绿绿,而是我出租车上的事,一个穿

着包臀裙的美女在路边招手了,看到这个当然要迅速靠过去迎接顾客。

车停到了路边,那个美女把副驾驶的门打开坐了进来,我眼前一亮,开门的

那一瞬间,我看见一条长长的大腿从车外伸了进来,短短的包臀裙掩盖不住了她

那性感的美臀,裙子下边缘微微的往上卷起,在坐进我车的一瞬间,我看见

面黑黑的草草,我心中暗爽了一下,草,挂空挡都敢出来晃悠,今天真是走运了,

沒想到的是走运的事情还在后面。

她上车后说了一句:「师傅,到××路××小区。」我扭过头正要答应她一

声,可是瞬间石化了,那个美女见我一直扭头看着她,准确的说是看着她的下身,

有些疑惑,低头一看,她的进来的时候步子迈的有点大,坐在座位上时本来就很

短的裙子向上卷了起来,面的丁字裤也卷成了一条缐紧紧的绷在了她的那条美

缝上,本来就万分诱人的小缝,彻底的被丁字裤勒的紧绷绷的,鼓鼓的像小馒头

蒸裂开了一样。

我就这样石化的看着她那隐秘的部位,我的小兄弟也非常配合的起立,还真

是凑巧,我裤子拉链刚才上厕所时坏了,内裤让我穿的松松夸夸的,小兄弟一下

子从面弹了出来,心中暗叫,不好!

谁知这个妹子一点也沒在意这些,屁股轻了一下,把裙子往下拉了拉,盖

住了她那条美缝,转过头对我抛了个媚眼,大方的说道:「师傅走吧,还沒看过

瘾么,该上路了!」

我听后,嘿嘿幹笑了一声,准备挂档往前走,只听见这妹子指了指我的小兄

弟,又说到:「师傅你就这样开着走啊!」

我挠挠头赶紧把小兄弟塞了进去,由于拉链拉不上,只能用我宽松的内裤胡

乱一盖,就上路了!

一路上踩油门,踩剎车,腿上下蹦蹦跳,我用馀光一直在扫着身旁性感的大

腿,想着刚才看到的那个小缝缝,我的小兄弟一直处在备战状态,根本沒有要休

息的意思。

到了红绿灯路口,有辆车从我边上略过,我的方向打的有点勐,动作幅度大

了一点,宽松的内裤已经掩盖不住我的小兄弟了,它一下又跳了出来,再过红绿

灯路口车辆密集的地区,沒有办法再塞进去,只有先晾着了,等下停下来再说。

还沒等车停稳,感觉自己的小兄弟上一紧,低头看了一眼,发现一只葱白玉

手已经轻轻的握住了我的小兄弟,我心虚的看了看左边的窗口,还好,幸亏是夏

天,车内开着空调,车窗上有防晒膜,从面能看到外面,外面是不可能看到

面的。

我内心万分的激动,心中想道,这次可是碰上欲女了,本来熟悉的停车动作,

搞的我脚忙手乱,把车也弄熄火了,还差点沒停住。

终于车停稳之后,我扭头看着边上的美女,她小嘴微翘,舌头轻轻的在红唇

上扫了一圈,小手适时的撸动了几下,兴奋的我差点就交货了。

这样一路她轻轻的撸着我的小兄弟,我也渐渐适应了这种感觉,很快就到了

她所到的那个小区,到小区门口我看她准备付钱要走,我忙按住她在我小兄弟上

的手,说道:「美女,车费就免了,再来几下,你看这弄的不上不下的,我等下

怎么开车啊。」

美女坏坏的笑着,把手从我的小兄弟上抽开,说道:「这一路还沒爽够啊,

车费还是给你吧,我也不差这几个钱,喏,这是我的名片,有空了联系我。」

我接过名片,扫了一眼,放在了仪表盘上,目送着美女出了车厢,当然也少

不了又看见那诱人的小缝缝,美女下车后,用右手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样子,扭动

着翘臀走进了小区。

她把我弄的不上不下的,想射还沒射出来,自己接着弄吧,这在大街上看着

人来人往的,还真沒那个欲望,索性不开了今天就休息了。

到了晚上,还是不太想出车,找到平时身上背的小包找烟抽,把烟盒拿出来

突然掉了出来一张名片,一看,原来是下午那个美女的,谢芳怡,顿时身体的某

个部位又有了反应,终于下半身决定了上半身,拿起手机拨通了上面的号码。

「喂!」那边出来一个甜美的声音,我用颤抖的声音说了一声:「美女,我

是中午的那个出租车司机啊,晚上有空么,一起出来坐坐吧!」

本以爲她能答应,谁知道她却说道:「现在么,现在不太方便啊,不好意思

啊!」说着就匆忙的挂了电话。

「cao!」我暗骂了一句,中午就把我搞的不上不下的,现在就翻脸不认

人了,既然沒戏,我就又出车了,生意还是要做的,每天就指着这个吃饭了。

在外面开着车,拉了几波客人,我这个城市夜生活还是很多样化的,晚上的

美女很多,尤其是这个季节的九点锺以后,美女们都在家坐不住,像是商量好

了的一样,都往酒吧、迪吧跑。

刚送了一个客人到酒吧门口,正准备开车离去,副驾驶的车门突然被打开了,

是个女人,上车一看,cao!谢芳怡!

我用不软不硬的声音说道:「美女,往哪去!」

她好像沒有注意到我,回答道:「先随便开开吧!」说话的声音有点淡淡的

忧伤。

我看了她一下,心道:「看来这姐们儿今天晚上心情不太好啊!」

于是我说道:「还到中午那个小区」

她诧异的看着我,一下就认出我来的,本来带着忧伤的表情,现在一下乐了

起来,说道:「怎么这么巧啊,有遇上你了!」

我说道:「是啊!怎么了美女,打电话不出来,有事儿啊」

说着,她表情又黯淡了下来,说道:「走吧,还去中午的那个小区!」

我看了她一眼,也沒有再说什么,径直开着车到了中午的那个小区,一停车,

谢芳怡对我说道:「走上去坐坐,请你喝杯酒!」

我一听,有戏,把车找了个地方停了下来,跟着她上了楼,她家在二十一层,

家边不是很奢华,但是很有情调。

一进门她就把酒拿了出来,对我说道:「怎么样,喝两杯晚上不用再开车

了。」

我笑了一下,说道:「本来就沒打算开!」说着,就接过她手中的杯子,把

酒倒在了杯子中。

我晃着杯子中的酒,问道:「怎么了,美女今天晚上好像并不是很开心啊。」

她看了我一眼,沒有回答我这个问题,说道:「来,幹杯!」

我也沒有再和她纠缠这个问题,和她閑聊了一会儿,发现她酒量好像不是很

好,还沒有喝多少就有点晕了。

谢芳怡一口把杯中的酒幹完说道:「你等一会儿,我去洗个澡。」

我装做一副很正派的样子说道:「那不是很方便吧,那我先走了!」装着要

起身。

她一把把我按在了沙发上,脸贴着脸说道:「坐下,今天晚上哪也不许去。」

说完,就走进了卫生间,不一会儿就听见水哗啦啦的流着,我坐在沙发上,

听着浴室的水声,下半身不由自主的有了反应,蹑手蹑脚的走到浴室门口,她家

的浴室门是毛玻璃做的,面的人影看的清清楚楚,心中万分激动。

正在这欣赏着浴室春光,突然听到面,「啊」的一声,我毫不犹豫的打

开浴室的门沖了进去,谢芳怡看到我进去也沒有太吃惊,指了指墙上,原来不知

从哪进了了一只小虫,我伸手把它捏到了马桶中,正准备出去,只听她说道:「

你手都弄髒了,来洗洗吧。」

我一听,用这一生最快的速度,把身上的衣服脱完,沖到了她身旁,谢芳怡

嘿嘿的笑着看我,说道:「我是说让你洗手啊,你怎么把衣服都脱光了!」

cao,我只听见她说的来洗洗吧,并沒有清楚前面说的是洗手,于是厚着

脸皮淫荡的说道:「算了,脱都脱了,还是都洗洗吧,嘿嘿!」

谢芳怡娇笑一声,说道:「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,既然这样那就过来吧!」

说完,走到我身旁,用手牵着我已经怒发沖冠的小兄弟来到了喷头下。

刚才沖进来的时候沒有仔细看她的身材,中午穿着衣服的时候就觉得她身材

很好,可是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时,觉得这真是人间尤物,一对儿椒乳紧绷绷的挺

着,流缐性的腰身,圆润的大腿,既不显得粗壮又沒有那种排骨似的感觉,向下

看去均匀的小腿沒有一丝的肌肉感,再往下就是一双莲足,这身段儿让哪个男人

见了都会忍不住的扑上去,顿时我的小兄弟又怒涨了几分。

谢芳怡用葱玉小手轻轻捏了几下我的小兄弟,我轻「哦」了一声,感觉瞬时

从下身传来了一股麻酥酥的感觉,我凑到她耳边说道:「真舒服,再来几下呗!」

本想顺势吻上她的耳朵,她突然一侧身,把抓在我小兄弟的手突然拿开,点

了一下我的额头说道:「美的你!」说着又往边上移了一步。

我见她要走开,哪肯罢休张手就要抱她,她一矮身从我手臂下钻了过去,转

过身用那对椒乳贴着我的后背,又用双手轻握住了我的小兄弟。

她调笑着说道:「你这人怎么这么猴急啊,上辈子沒见过女人么」

我嘿嘿的笑道:「岂止上辈子沒见过女人,这辈子都沒见过!」

她轻趴在我的肩头,认真的洗了洗我的小兄弟,再沒有说话,我扭头看了她

一眼,发现她神色有些黯然,问到:「怎么了,今天晚上发现你很不开心啊有

什么心事么」

瞬间不知道是水滴还是眼泪从她的眼眶中流出,我赶紧转过身来用手擦去她

眼边的泪水,那种急切的欲望也淡了几分,于是说道:「怎么了,我说错了什么」

她摇摇头,并沒有说什么,用手搓着我的还算结实的前胸沈默了一会儿,把

喷头关掉,顺手拿了一条幹净的毛巾把我全身擦了一遍,自己也擦幹净,牵着我

的手,来到了她的床边。

她往床上一躺说道:「来吧,你们男人不都是喜欢这样种事么,今天我就给

你了!」

我见到她这个样子反倒沒有了兴趣,我承认我不是正人君子,可是我也不喜

欢趁人之危,她这样的放纵显然是有什么心事。

我走到床边,坐在她身旁,拢了拢她遮在脸庞的秀发,说道:「不要这样放

纵自己,天不早了,我还是回去吧。」说罢,我就准备起身去穿衣服。

这时,她拉着我的手说道:「难道不想陪我聊聊天么,我现在感到很无助。」

我等的就是她这句话,于是,我也侧躺了下来,用手支着头,说道:「说吧,

怎么么,看我能爲你做些什么。」

谢芳怡看到我这个样子,「扑哧」又笑出声了,我看看自己又看看她,一个

男人和一个女人赤身裸体在床上,不做爱做的事,却煞有介事的在谈心,我自己

看来也有些好笑。

我笑完,又说道:「是不是男朋友另有新欢了一般这种状态的女人才会这

样。」

她看了我一眼说道:「你猜的也不算完全对,是他又另有新欢了,可是他并

不是我男朋友,我现在看来,我们在一起完全是一种交易。」

「啊!你是二奶么」我脱口而出,说完之后我就后悔了,我看了看她,发

现她的脸色并沒有太大的变化。

谢芳怡接着说道:「你说的不错,我就是个二奶,并且是个失败的二奶,最

近我吵着要跟他结婚,本以爲我能得到他的,可是我完全错了,他就是想和我玩

玩罢了,五年啊,我爲了他浪费了我的五年时光。」

我点点头,说道:「你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,这不能怪別人。」

谢芳怡也是同意的说道:「是啊,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,不能怪別人,只怪

我自己毕业后太爱慕虚荣,才有了今天啊。」

我再次安慰她说道:「其实你也不用太恼怒,既然你已经看清楚和他的关系,

索性跟他要点青春损失费,有了点钱,以后就是沒有男人养你,你也能自给自足

了。」

谢芳怡疑惑的看着我说道:「这套房子就是他给我买的,房産证上是我的名

字,他还会给我么」

我接着道:「这你就不了解男人的心理了,只要不触动到他的底缐,如果可

以的话他一定还会给你的,如果你还有他什么把柄的话,那就更好说了。」

谢芳怡想了想说道:「把柄到沒有什么,他生意上的事情从来不告诉我,不

过他好像很怕他的老婆,所以这次我鬧的太兇了,他才和我分手的。」

我立刻就想出了一个妙计,凑到她的耳边说如此这般,这般,谢芳怡顿时眉

开眼笑,再也沒有了愁容,说道:「还多亏遇到了你,要不是我也许就这样消沈

下去,也许就再会去做另一个二奶了。」

我「嘿嘿」淫笑了一声,说道:「別啊,你这么青春靓丽,美丽动人,沈鱼

落雁,闭月羞花,倾国倾城的奇女子怎能做男人的二奶呢。」

她听我说完这么一段肉麻的话,顿时乐了起来,看到我的小兄弟直挺挺的对

着她,一把抓了过去,说道:「小嘴还挺能说的么,来今天姐就好好奖赏奖赏你。」

说着,就俯下身去,用她那小嘴包裹住了我的小兄弟。

我感觉我的小兄弟在她湿润是小嘴中有说不出的受用,谢芳怡的口技相当的

不错,估计以前沒少幹这个,想想以前他的那个男人,还真享福。

吸了一会儿,我开始不满足她这样了,轻轻抱着她的头,拉到了我的嘴边,

吻了上去,她也沒有拒绝,我摸了一下她的小穴,已经很湿了,我翻过她的身子,

进到了她的身体,勐烈的沖击了起来,还行,她的小穴并不是很松,估计以前

那位不是很大,也许靠近面的地方还是处女地也说不定。

这一夜,我们做了有三四次,做完一次就睡觉,半夜醒了就在做一次,等到

中午,我俩醒来的时候,互相看了一下对方的下身,都是红红的,她拉着我的小

兄弟,本想再塞进她的小穴中的,我连忙告饶道:「姐姐,算了吧,今天还要给

你办事呢,弄的我走路都走不成了,我怎么出去啊。」

她嘿嘿的笑着,说道:「那就饶你一回,等晚上了,我饶不了你。」

我心道,好家伙,晚上我还是回家睡觉吧,要是在这儿睡上个一星期,非把

我榨幹了不行。

两人吃过午饭,我按照谢芳怡昨天说的地址,开着出租车找到了包他的那个

男人的公司,那个男人是做水电安装生意的,在市边经营着一家不算小的公司,

我看他的门面就感觉到这个男人很有钱,再敲点出来应该不是难事。

我走到前台大厅,立刻有个前台的小妞儿迎了过来,问道:「先生,请问您

需要咨询点什么业务呢」

我看了看她,长得还不赖,心中意淫道,这应该也是经理的禁脔吧,正在意

淫着,那个小妞儿又对我说道:「先生」

我立刻反应过来,今天不是来调戏美女的,是来办正事的,于是我说道:「

啊你们经理在哪啊,我找他有生意要谈谈。」

那个小妞儿看了看我,我今天穿的并不是太好,有点不太相信,不过还是对

我说道:「经理在后面的屋子,现在应该在吧。」

我说了一声谢谢,径直往后面走去,公司的门面不小,后面经理所在的地方

装修的也挺豪华,不过一看就知道装修了有三五年了,来到经理办公室的门口,

也沒有敲门我就直接走了进去,面有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见到我走了进来,满

面笑容,伸手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做了一个请的样子,示意让我坐。

我当然也不客气,直接坐到了那。

应该是前台的小妞儿已经通知过他了,经理看我坐定,开门见山的问道:「

先生,需要我们公司爲你做些什么」

我笑了一下,随手从我身上掏了一张我的名片,递给了他,经理一看,疑惑

的看着我,等着我向他解释。

我见他不明白我的意思,也不想跟他兜圈子了,直接说道:「谢芳怡你应该

认识吧」

经理的脸立即变了顔色,略带怒气的问道:「你是她什么人你来这做什

么」

我看着他笑了笑,很装逼的说道:「我是谁不重要,我来这幹什么最重要!」

说着,我掏出一根烟递给他,他并不接我递过去的香烟,我也不在意,独自

点上,美美的吸了一口接着说道:「芳怡姐让我来这就是想告诉你一下,想再

要点青春损失费,你糟蹋人家五年了,就这样说甩就甩了,让人家后半生怎么过,

所以么,就委托我找你来再要点青春损失费,以便于以后再做点小生意,我想这

点小事对大老闆你来说应该不是难事吧!」

经理坐在他的老闆椅上,沈声问道:「不是说好了房子归她了么,你们也太

贪婪了吧」

我看了他一眼说道:「贪婪一个女人的青春有多少个五年,人家把花样年

华给了你,难道一栋房子就可以补偿了么」

经理又问道:「你们想要多少」

我抽着烟说道:「不多!再给一百万吧,只要能让我芳怡姐后半生衣食无忧

就行啦!」

「什么一百万,你以爲我这是开造钱厂的么」经理愤怒的喊道。

我平静的说道:「大经理,淡定,淡定些么,我们不是在这商量么,有商

才有量啊,你觉得多,可以还价么。」我的策略是坐地起价就地还钱。

经理这时也平静下来了,说道:「就那一套房子,別的沒有了,沒有別的事

情了吧,沒有的话请你回去吧。」经理下了逐客令了。

我听他这么一说,也沒再跟他计较什么,起身就到了门口,开门之期,我回

过身,对他说道:「请你收好我给你的那张名片,可能会很有用处哦。」说完我

就走出了他的办公室。

到了前台,那个负责接待的小妞儿还在那,见我出来了准备要走的样子,

对我微微的俯身说道:「先生请你慢走。」我对着她嘿嘿的笑了一下,心道:「

这小妞儿的胸还不小,经理的艳福还真不浅吶。」

上午我也沒有出车,直接回到了谢芳怡的家中,一进门,谢芳怡就问道:「

怎么样,他同意给钱了么」

我摇摇头,说道:「在我意料之内,沒有给,怎么会这么轻易给钱呢。」

我搂着谢芳怡一起坐在了沙发上,说道:「看来不给点他狠的,他是不会服

软的,你知道她老婆平时有什么爱好么」

谢芳怡想了一下,说道:「爱好我不太清楚,不过有一次,我和他一起去尚

都会所的时候,好像遇见他老婆一次。」

「好像遇见,你沒有看到么」我疑惑的问道。

「沒有,当时我们正在那蹦迪,他突然拉着我让我走,事后我才知道是碰

到他老婆了,似乎听他还说过,他老婆挺喜欢去那个地方的,好像每个星期都要

去几次。」

「哦既然他老婆经常去那个地方,爲什么还要带你去」我有些疑惑。

「那天也是我主动要去的,尚都会所在市边比较有名气,我和他认识那么

长时间了,他也沒带我去过,就想去玩玩,再说那边还真的挺好玩的,有空咱

俩也去玩玩呗。」

我点点头,又问道:「那你知道他爲什么这么怕老婆么」

谢芳怡摇摇头说道:「这个还真不知道,他也沒跟我提起过,也许是性格使

然吧。」

我心道,绝对不是性格使然,一定还有其他的理由,我又问道:「你有他老

婆的照片么」

谢芳怡不屑的说道:「我怎么会有他老婆的照片,不过,好像在他的空间中

有。」

我急忙说道:「那快打开看看,我今天晚上去会会他老婆,明天我再去找他,

定让他把钱拿出来。」

打开他的空间,他老婆长得还挺风骚,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,内心中肯定还

渴望着什么。

关了电脑,我本想回去,下午想再去出车拉几趟人,谢芳怡用她的酥胸靠在

我的肩膀上,一扭身,跨坐在了我的大腿上,我看她的家居短裙向上翻起,这个

小骚货竟然沒有穿内裤,我昨天晚上幹的次数也不太少,今天本沒有什么兴緻,

可是看见她这么淫荡的骚样,小兄弟又挺立了起来。

我一把抓住了她的屁股,重重的揉搓起来,谢芳怡随着我的揉动,小嘴中发

出轻微的呻吟声,我把小兄弟从裤子中拉了出来,在她的骚穴上摩擦了几下,下

面已经湿了,她的屁股又向我的大腿根部靠了一下,显然是不满足我蜻蜓点水般

的止痒,想要更进一步。

我故意不让她得逞,小兄弟在我和她的大腿根部之间左右晃动着,不让小兄

弟进到她的蜜穴中,芳怡姐轻颠一声,打了我一下,说道:「你好坏啊。」说着,

起她的屁股,伸手抓住我的小兄弟不让它乱动,硬塞到了她的蜜穴中,「哦!」

我和她同时叫了出来。

激情过后,我实在是不敢再在这呆下去了,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妩媚了,我

怕真的把我榨幹了,下午还要出车,现在弄的我的双腿都有点轻飘飘的。

下午拉了几趟人,晃晃悠悠就到了晚上,大概八九点锺的时候,我来到了尚

都会所,这別看白天冷冷清清的,一到晚上各种豪车就挤满了停车场,我的出

租车比较方便,不用停在停车场,有专门的出租车停车位。

我来这的时候,已经有几辆出租车停在那等客了,我上去给哥几个都发

了几根烟,说明我要专门拉个客人,不跟他们抢其他人,都是赚辛苦钱的,都不

容易,哥几个听我这么一说,也都同意。

等了一个多小时,大概十点多的样子,我见到一个卷发少妇,走出了尚都会

所,定睛一看的却是那经理的老婆,不过旁边还有个年轻的小伙子,显然不是经

理。

我心道:「这个骚货还挺会玩,还玩老牛吃嫩草呢!」想着就迎上前去,介

绍着二人往我的车走去,走到车边,骚货把副驾驶的门一开直接坐了进去,我跟

着也走到了驾驶室,而那个小白脸并沒有和她一起上车。

上车后刚起开步,我故意问道:「大姐,往哪去啊」

这个骚货用媚眼瞪着我,装着有些生气的样子,说道:「我很老么,还大姐!」

我连忙道歉着,陪笑着说道:「对不起,对不起!刚才沒看清,美女要往哪

去啊!」

骚货轻拍了我一下肩膀说道:「这还差不多,小伙子反应的挺快的么!到X

X路吧!」

我嘿嘿笑了一下,又问道:「美女,男朋友沒有和你一起回去啊」

「你说刚才的那个小屁孩么哈哈……」骚货笑的还挺开心,笑了一阵,说

道:「男朋友逢场做戏罢了,咦!小伙子长得还挺帅的么,有女朋友了么」

我心道,这个骚货还真是骚啊,这就开始勾引我了,接着她的话茬说道:「

还沒有过呢,我还小,先挣点钱再说吧。」

骚货又道:「呦!想不到你还挺纯的啊,那一定还沒过过夫妻生活的吧!」

她又笑了几声!

我擦,我还沒有勾引她,这个骚货开始勾引我了,我装着很清纯的样子,脸

红了一下,要是让她知道我昨天晚上小兄弟都磨肿了,不知道她会有何感想。

她见我不说话,估计是酒劲儿上来了,伸手在我裤裆上摸了一把,又问道:

「小伙子,本钱还不错啊,你看姐姐我有多大了啊」

我瞄了她一眼,违心的说道:「我看姐姐也就是二十八九的样子,我猜的对

吧!」

她又哈哈的笑了几声,说道:「小伙子眼光真毒,就凭你这几句话我今天就

让你见见什么是女人,怎么敢不敢」

我在心中「呸」了一下,可还是装着很激动的样子说道:「有何不敢,我知

道一个地方,晚上沒人,走吧!」一脚油门,飞快的往市郊的一个汽车公园开去。

车子刚停稳,这个骚货就迫不及待的扑了过来,把我的裤子拉链解开,一把

抽出了我的小兄弟,虽然中午已经战斗过一次了,可是我的小兄弟雄风不减,还

是直挺挺的对着她,这个骚货一嘴就含了进去。

她穿的是连身的短裙,我顺着她的大腿摸了上去,一下就摸到了她的小穴,

原来她沒有穿内裤,可能是刚才刚幹完炮,还沒顾上穿,我也不想其他的直接就

抠了进去,小穴面非常的湿热。

我和她这样互相安慰了一会儿,都觉的不太过瘾,我把她那边的座椅放倒,

直接翻了过去,压在了她身上,顺便把她的连衣裙脱了下来,一对巨乳跳了粗出

来,我顺手就把她的胸罩解了下来,左右的揉搓起来。

要说这个骚货也有四十多岁了吧,乳房并沒有太幹瘪,揉着还挺过瘾的,她

下身也是泛漤的不成样子,迫不及待的要把我的小兄弟往她小穴中牵引,我顺着

她的牵引,沒有任何阻力的插了进去。

这骚货的小穴不是很紧,不过能在野外玩一个四十多岁的少妇还挺有幹劲的,

我奋力的抽插着,她也忘情的叫着,当我快要射精的时候,我在她耳边轻声的说

了句:「我要射了,要射了啊!」

骚货按着我的屁股,似乎怕我拔出来一样,大声的叫道:「射吧,射吧,都

射进去吧。」两人同时进入了高潮。

幹完之后,我们互相清理着对方的残液,她调笑着对我说道:「小伙子,以

前沒少幹这事儿吧,解胸罩解的还挺顺手啊。」

我嘿嘿淫笑着,并不答话,又去摸了摸她的巨乳,当两人穿戴完毕之后,就

听她说道:「还沒在野外玩过呢,这次弄的还真痛快。」

我趁着她的兴奋劲儿还沒过,说道:「姐姐你身材真好,是我见过最漂亮的

女孩儿,以后我还想了怎办啊,能留个联系方式么」

她想也不想,直接从她的小包中掏出了一张名片,说道:「给,这上面有我

的电话,想我的了就给我打电话,你不给我留个联系方式么」

我连忙从车内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她,她看了眼,塞到了她的小包中。

我和她又调笑着,把她送回了家,今天纵欲有点过度,不敢再去谢芳怡家了,

把那个骚货送回家之后,我也开车回家了,好好休息一下,明天再说。

回到家中,拿出骚货给我的名片仔细看着,马莉,看着她的名字就觉一股骚

味袭来,刚才战场的情形,我慢慢的睡着了。

翌日,我又来到了经理的办公室,推开门,经理正在那坐着看报纸,一见

我推门走进来,立刻站了起来,闆着脸说道:「你还来这坐什么」

我走到昨天坐的那个沙发旁,坐了下来,说道:「我来这当然是有事情了,

沒有事怎么会登你这个三宝殿呢!」说着笑了一声。

经理厉声对我说道:「昨天不是说的很清楚了么,就那一套房子,想要钱沒

门,你再来这的话连房子都沒有了,哼!」

我不慌不忙的说道:「別急么,你先看看这个。」说着,从包掏出了昨天

马莉给我的名片,从他的桌子上推了过去。

他拿起名片看了一下,脸顿时变了顔色,瞬间把名片撕的粉碎。

我一边笑着看他撕名片的动作,一边说道:「哎!这么沖动幹什么,不就是

一张纸么,不值得跟他费那么大的劲。」

经理顿时软了下来,说道:「你想怎样,一百万我真的拿不出来。」

我对他说道:「拿不出来沒关系,咱们再商量么!少点也行,你说个数。」

「三十万!」经理颤声说道。

「五十万,如果沒有这个数保不齐那天我手一颤,就把一些你不想让名片上

的人知道的照片就发过去了,哈哈……」我笑了笑。

经理沈思了一会儿,像我道:「你是怎么认识马莉的」

我瞟了他一眼,说道:「这个么,不是问题的重点,五十万一分都不能少。」

我不想跟他多说什么。

经理沈声说道:「好,你什么时候要」

我说道:「就现在,我想你应该沒有问题吧。」

经理起身走出屋子,我就又点了根烟抽了起来,抽了两三根烟,我见他又走

了进来,手中多了一张银行卡,他拿着银行卡对我说道:「我怎么相信你把钱给

你之后你不再来骚扰我」

我想了一下说道:「沒有办法,不过我想芳怡姐的那套房子的房産证应该是

个假的吧,如果我食言的话,你收回了就是。」

经理点了点头,把银行卡递给了我,说道:「密码我会告诉芳怡的!」

我接过银行卡谢了一声,扭头出了他的办公室。

手中拿着这五十万的银行卡,心中有些许忐忑,我知道这不是我的钱,更取

不出来,谢芳怡应该能给我点辛苦费吧。

一路沒有堵车,我用了能在市内最快的速度来到了谢芳怡家中,敲开门,芳

怡姐好像刚洗完澡,头发湿漉漉的,见是我来了,非常的高兴。

坐到她家的沙发上,芳怡姐给我到了杯水也做到了我的对面,她穿着家居短

裙,胸前点点突起,应该是沒有带胸罩,双腿微微的张开,内裤上的一朵小花不

经意间漏了出来。

我正看的过瘾,芳怡姐笑骂道:「小子,往哪看呢,事情办的怎么样了。」

听她这么一说,我顿时回过神来,调笑着说道:「你这么挑逗我,先让我降

降温再说吧。」说着就对她动手动脚起来。

芳怡姐把我推到沙发上,说道:「先別鬧,先说正事,等下有你吃的。」

我正色道:「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,先听那个啊」

芳怡姐不假思索的说道:「先听好消息吧。」

「好消息就是,我拿到钱了,并且比预期的还多了二十万。」

「那坏消息呢」

「哎!你现在住的这套房子并不属于你,他给你的是一个假房産证,真的还

在他那,我是今天套他的话才套出来的。」

「什么这个混蛋!」芳怡姐紧皱眉头,显得异常的生气。

我安慰她说道:「先不用生气,沒事,房子的事情先放一放,只要不把你们

之间的事情捅到他老婆那,房子缓一段时间,也让他吐出来。」

芳怡姐听我这么一说,紧皱的眉头放松了下来,说道:「你还有其他办法么」

我想了一下说道:「暂时还沒有,不过他不知道爲什么十分怕他的老婆,而

他老婆也不是什么正经的女人,两人既然这样,爲什么还沒有离婚,这其中一定

有缘由,只要找到其中的关键之处,我想房子一定能让他吐出来。」

芳怡姐也是点了点头,坐到我身边说道:「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,要我怎么

谢谢你呢。」

我一把抓到了她的大腿上,笑嘻嘻说道:「怎样谢你说怎么谢啊,嘿嘿!」

说着,我一根手指已经拨开谢芳怡的小内裤,轻柔这她那注水的桃源洞,水

渍已经渗透到了大阴唇上,我的手指在上面上下摆动异常的顺滑,不久就把这根

手指插了进去,芳怡姐轻「哦」了一声,我快速的抽动着手指,对她指尖着。

我又闻上了她的脖颈,芳怡姐的这个地方异常的敏感,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从

她的脖颈钻到我的鼻子中,我轻轻的咬着她的脖颈和耳垂,伴随着我在她下身的

手指,她的翘臀不断的翻动着,我再也忍受不住小兄弟在内裤中的束缚,迅速脱

下自己的长裤,也不脱到底,直接把她的内裤拉到一边就插了进去,两人上下翻

动着。

我又把她的睡裙向上翻了翻,露出了双乳,把她抱在了我的腿上,小兄弟在

其中上下做着活塞运动,而双手也不閑着,攀上双乳把她的美乳改变成了各种形

状,我异常的兴奋,还是感觉到不是很过瘾,双手抱住了她的圆臀,用力的向我

的下身撞了过来,两人结合到了极限,同时到达了高峰。

激情过后,我抱着芳怡姐,仔细的观察着她,虽然两人有过了好几次鱼水之

欢,可我还沒有这么仔细的近距离的观察过她,现在的芳怡姐,小脸蛋儿有着高

潮过后的潮红,双臂轻搭在我的双肩上,下身还时不时的滴淌着我的粘液。

两人休息了一会儿,我抽了根事后烟,感觉舒服多了,这时谢芳怡拿起茶几

上的那张银行卡,摆弄着说道:「这五十万说多不多,说少不少,要是在这儿坐

吃山空,花不了多长时间就沒了,你有啥好办法沒有啊」

我想了一下,说道:「我也是穷人一个,也沒见过这么多钱,不过有时我在

想,要是我能再有点钱的话就再买几辆出租车,天天在家只收份钱就行了。」

「收份钱是什么意思啊」

我见她不明白,解释道:「现在出租车不便宜,一辆大概就是二十多万,有

的人买不起,可是又想开怎么办呢,于是就有的人买了出租车,按天把出租车出

租给想开的人,租车的人每天给主家交份钱,就是这个意思。」

芳怡姐点点头,说道:「那你有门路么,能给买几辆出租车么」

「这个沒问题,我认识的几个朋友就有想卖的,车况还不错,我早就想买了,

苦于沒钱,我改天给你问问。」

「別改天啊,现在就问啊!」

我见她这么着急,安慰她说道:「急什么啊,钱放在你手永远都是你的钱,

给了別人就不是你的了。」

芳怡姐有些着急的说道:「能不着急么,现在的我一无所有,住的地方都不

是我的,每个月不弄点收入,要怎么活下去啊。」

我想了想,说道:「说的也是啊,那我现在就去给你问。」

芳怡姐把我送出了家门,临走时我还看到她的美样,又吻了她一下。

坐在我自己的车上,我在想,我现在到底在做什么,自己的车不好好开成天

净瞎混,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买出租车时候能赚她一笔,可是我又有点不忍心,

毕竟那是人家弥补青春的钱啊。

正在那胡思乱想着,电话突然响了,我拿出一看,竟然是马莉打来的,我

本就要去再找她,不想她却主动找上门来了。

「XX,还记得我么」马莉上来就用她浪的发颤的声音问道。

「当然记得啊,才这会儿不见就想我了么」我调戏她说道。

马莉在电话那头嘻嘻一笑,说道:「当然是想你了,要不怎么会给你打电话

啊,现在有空么,来XX接我一起去游泳吧,天气热的人受不了。」

「沒问题,不过我这边还有点事情,一个小时后我去找你怎么样」我跟她

商量着说道,怕她等不及再去找別人。

「那一言爲定啊,我一直在这等你。」马莉那边挂上了电话。

我匆匆去朋友那问了一下出租车的事情,不出意外谈好了五十万两辆出租

车,有钱什么都能搞定,在我这个城市出租车基本上就是这个价钱了。

谈好出租车的事情,我马不停蹄的赶到了马莉说的地方,她正在那喝咖啡,

见我来了朝我挥挥手,我也朝她摆摆手,就向她坐的方向走去。

来到马莉坐的地方,简单的交谈了几句,就结账回去了,她带着我到了全是

最大的市内游泳馆,这消费太高,我从来沒有来过这,不过能和一个美妇来

这还是很不错的。

还在车上,马莉就递给我一件游泳裤,我看了看说道:「呦!还知道我的尺

寸啊!」

马莉抚摸着我的小兄弟说道:「那是,你们男人的东西,我看一眼就知道尺

寸,买个泳裤算什么啊,快点进去换衣服吧,我快等不及了。」

我和她各自进了应该走进的更衣室,我换好衣服,在女生更衣口等着马莉出

来。

不一会儿,马莉从女生更衣口走了出来,顿时我惊呆了,女人不穿泳衣你根

本不知道她的身材有多好,就算你见过她的裸体,也沒有看她穿泳衣时的惊艳。

看着穿泳衣的马莉,真的感觉不到她有四十多岁,分体式的泳衣上身把她的

乳沟挤的淋漓极緻,下身的下短裙式的小短裤似盖非盖着她的隐秘部位,再加上

她身上的成熟与高贵的气息,让我看的目瞪口呆,我回头看了一眼,凡是朝这边

看的男人都是直直的看着她,带女友的男人女友气的直接把自己的男人按在水中,

当我牵起马莉的手时,在场的所有男人像是要把我吃了一样。

马莉似乎很满足现在的场面,牵着我的手优雅的走到了泳池的台阶处,慢慢

的向水中走去,到了水中,马莉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,刚沒腰的水,她却感觉到

害怕起来,我感到她的胸紧紧的贴着我的手臂。

我看了她一眼,问道:「怎么了,你不会游泳么」

马莉朝我点了点头,我坏笑一下,说道:「不会游泳怎么还急着来这啊,

旱鸭子也想下水啊!」说着,我在她小腰上捏了一把。

马莉身体微颤了一下,说道:「別鬧,我是真的不会游。」

我扭过身,说道:「別怕了,这是浅水区,刚能沒到你的腰,不用怕了。」

我抓过她的双臂,倒退着把她慢慢的往稍微深点的地方走去。这不愧是全

市最大的游泳馆,各项设施齐全,价钱贵,当然有贵的道理,就像这的人工浪,

做的真的跟海边一样,时不时还有淡淡的海风拂面,人好像真的像是在还上一样。

我和马莉已经到了埋到胸部的水域了,这时一股人工浪沖了过来,我还好,

还能站稳,马莉一不留神就被这股浪花沖倒了,我连忙把她拉出水面,她一下就

骑到了我的身上,我拍拍她的背说道:「別怕,別怕,就在这游吧,我来教教

你。」

马莉说什么也不肯放开我,我沒办法,带着她走到了池子边上,我靠着池边

的花岗岩石台,她就骑在我身上,下身随着水浪摩擦着我的小兄弟,我的小兄弟

很快就硬了起来,她给我的这条泳裤弹性还不错,小兄弟还沒用沖出来,只是在

上面鼓鼓的顶起了一个大包。

我抱着马莉,下身也随着水浪摩擦着马莉的下身,说道:「怕成这样还来这

幹什么啊来这洗澡的么」

马莉掐了一下我的脸说道:「来这让你吃豆腐啊。」

我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,顺着她泳裤的缝隙插了进去,全方位的摸着她的翘

臀。

马莉也沒有在意,又对我说道:「说点正事,这两天我要去三亚一趟,去海

边一趟,想找个会水的男人,来这就是看看你会游泳不。」

我一听她说这个,把她平稳的放在水边,让她抓好池边的扶手,从泳池的这

边游了个来回,快到她身边时,我一个勐子扎了下去,顺着她的脚一点一点摸了

上来,勐的一下跳出水面,马莉「啊」了一声,被我吓了一跳。

钻出水面后,我问道:「我的水性怎么样啊,能陪你去吧,不过你要去三亚

做什么啊」

马莉对我说道:「这个你就不用管了,你主要负责陪我玩就行了,我全包了,

去不去」

我一听还有这个好事,我还沒去过三亚,趁着这个机会去玩玩也是不赖的,

我又问道:「什么时候去啊」

马莉想了一下说道:「就这几天吧,你提前准备好,去的时候我通知你。」

我点点头,在这玩的项目是挺多的,可是马莉似乎对什么都沒有太大的兴

趣,我一个人去玩也沒有太大的意思,教她游泳她又不学,真不知道她来这是

做什么的。

我无趣的游了两圈,又把马莉抱了起来,在她身上不老实的摸着,这时马莉

说道:「这有包房,咱俩去洗洗澡吧。」

我一听又来了精神,知道这个骚货一定是忍不住了,想跟我嘿咻去,我当然

不会拒绝,跟着她来到游泳馆的包房中。

一进门,我就翻开她的小泳裙,摸着她的私密处,那已经黏黏煳煳了,我

知道那肯定不是水,她拉着我到了浴池中,原来这包房中也有一个小小的池子,

可容纳五六个人,池子的外面就是游泳馆的大泳池,用一面透光的玻璃遮挡着,

面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的人在那嬉戏,而外面根本看不到面,我在也忍不

住了,解开她的泳裙,在池子中就弄了起来。

在这幹的十分兴奋,一方面看着外面的人,像是在衆目睽睽下做爱一样,

还有一方面就是在水中做起来十分的省力,不费劲的把她抱起,抽插的速度也是

异常的快。

很快我就射出了浓浓的精液,在这做爱太舒服了,我也是忍不住,马莉也

沒有说什么,我看着我的精液从水下漂浮上了,对她笑了笑,马莉也在认真的水

中清理了一下我们的交合处。

这几天中,我沒有在见到马莉,也沒有接到她的电话,也不知道她说去三亚

是真的还是假的,也沒有太在意,这几天除了开车赚钱以外,就是帮谢芳怡买出

租车的事情了,这件事很顺利,只要有钱什么事情都好办,两辆出租车很快就办

好了过户手续,并且我还帮她找了几个包车的司机,基本上都是熟人,要不是就

是熟人介绍过来的,很放心,交了整月的份钱之后,就把车包给了他们。

我带着这个月的份钱,来到了芳怡姐的家,在楼下我远远的看见一个开着车

的男人很是眼熟,只是离的太远,并且一闪而过,根本看不清是谁,我也沒有太

在意,直接去了谢芳怡的家中。

我见芳怡姐头发有些许的凌乱,以爲她刚起床,这个女人成天除了睡觉就是

打炮,好像沒有別的娱乐活动,也不去健身什么的,不过身材还是这么的好,真

不知道她是怎么保养的,要是说给那些天天去健身房的女人听了,她们要被气死

了。

我把份钱交给了谢芳怡,说道:「份钱是一个月一收,虽然沒有每天去收的

多,不过这样比较稳定,还方便,我找到人比较放心,这是他们的电话,每个月

你找他们收钱就行了。」说着就把几张名片递给了芳怡姐。

谢芳怡有些感动的看着我说道:「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啊,你帮了我这么

多。」

我摆摆手说道:「要想谢我,那做我老婆吧,有你这么一个老婆带出去太有

面子了。」

芳怡姐似乎有些爲难,说道:「跟你结婚,我还沒有准备好。」

我有一点失落,不过就是转瞬之间的事情,心道,这女人真要是成了我的老

婆,我每个月赚这点钱还不够她一天花呢,这种女人天生的花瓶命。

我又哈哈一笑说道:「我开玩笑了,来让我亲一下,就当是谢我了。」

正在调笑着,我的手机响了起来,我拿起一看,原来是马莉打来的,我对谢

芳怡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,示意她不要出声,接起电话说道:「马莉姐,终于想

起我来了」

那边传来风骚的声音说道:「一直都想给你打电话的,最近不是忙着去三亚

的事情么,怎么样准备好么了」

我这边答道:「早就准备好了,一直等着你的电话呢。」

「那好,今天下午的飞机,到时候你来XX接我,我们一起去机场。」

「好的,那下午见。」我这边挂上了电话,看着芳怡姐疑惑的看着我,就对

她说道:「嗯,是经理的老婆打来的,约我去三亚,说是去玩,我估计不会专门

是去玩的,我去看看,博取她的信任,看能有什么缐索不。」

谢芳怡笑着说道:「那可是真辛苦你了,你要小心別让她吃了你啊!」说着,

抓着我的小兄弟。

我起屁股把裤子脱了下来,小兄弟弹了出来,芳怡姐抓着它一下就吃了进

去,我拢着芳怡姐的头发说道:「哎!这几天都要见不到你了!」

芳怡姐吐出我的小兄弟,用一双美目看着我说道:「你就得了便宜卖乖吧,

去三亚玩女人,还能想起我。」说完,又含住了我的小兄弟。

我坏笑了一下,并沒有多说什么,一下午很快就过去了,免不了和芳怡姐的

几次春宫大戏。

快到马莉说的时间时,我沒有开我自己的车,而是打了个车,直接接上了马

莉去了机场。

到了机场,我发现和马莉一同去三亚的并不只是我一个人,还有三个美妇,

年纪大约都在四十岁上下,不过看起来都是养尊处优的女人,皮肤异常的好,一

点也看不出岁月的痕迹,这几个美妇中,其中有两人也带着年轻的男人。

马莉拉着我的手,来到这几个人面前,对我说道:「XX,这几个是我的好

姐妹。」说着,指着那个单身的美妇说道:「这是刘太太,她是一个人来的,寂

寞的很啊,你可要好好陪陪她。」

我沖刘太太笑了一下,说道:「你好,我是马莉姐的好朋友,希望我们也能

成爲朋友。」

刘太太摸着我的脸说道:「呦,还有些认生啊,第一次出来啊」说着,哈

哈笑了几声。

我还沒有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意思,边上的另外一个少妇说道:「马莉啊,

只顾着介绍刘太太了,也不介绍介绍我们」

马莉说道:「我这个朋友可是自己有生意的,这次是专门放下生意陪我来玩

的啊,你们可不要想歪了。」

说着又给我介绍了另外的两个美妇,一个姓秦,一个姓陈,可是她们领的年

轻男孩儿并沒有给我介绍,上了飞机我才听马莉悄悄对我说,那两个男孩儿是夜

总会的,我顿时明白过来,原来是那两个妇人包养的小白脸啊,转念一想,我这

样算不算是被包养的啊,应该不是的,我接近马莉是有目的的,又沒拿她的钱怎

么能算是包养呢。

上了飞机之后,我和马莉还有刘太太坐的是一排三个人的位置,两人一左一

右包夹着我,我也对这种安排比较满意,坐在两个美妇中间也非常的享受。

飞机还沒有起飞,马莉对我那边上的刘太太说道:「你可不要乱来啊,我的

这个朋友可是很害羞的哦。」说着又朝我挤了挤眼睛。

我开始还不太明白马莉说这些是什么意思,飞机起飞之后才知道,刘太太原

来也是个欲求不满的美妇,从飞机起飞后手就沒有离开过我的裤裆,我的小兄弟

被她弄的一直保持在战斗状态,刚和马莉说几句话转移一下注意力,又让刘太太

挑逗的的竖了起来,在外面摸的不过瘾,直接找了件衣服盖上去,手伸到了面,

弄的我当场就想把她就地正法。

坐飞机很快就到了三亚,出了机场一行几人打了几辆出租车直奔酒店,住酒

店开房间时,刘太太对着马莉耳语了几句,马莉朝我这边看了一下,就拿着钥匙

各自去了自己的房间。

我和马莉当然要住进一间房,可是沒想到刘太太也跟了进来,刘太太见我差

异的眼神,对我说道:「怎么我跟我好姐妹住一起你不欢迎啊」

我连忙说道:「怎么能不欢迎呢,我举双手贊同。」说着就抱着她的腰走进

了房间。

三人在酒店的沙发上舒服的坐下,马莉对我说道:「你刘姐在酒店门口对我

说想跟你住在一起,可是我又不舍得你,怎么办,只好我们三个人住进来了!」

我暗自心道,这下要应付你们两个人,我又不是专业的,不知道能不能吃的

消啊,不过能有两个美妇陪着我,也是一桩快事。

想着我搂着刘太太的肩膀说道:「刘姐这么漂亮动人,能跟她住在一起,我

幸福的不得了啊!」

入夜,在酒店简单用了餐之后就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了,看来是做飞机都很

疲惫,也许是初到三亚大家都比较兴奋,急着回去找自己的性福,各自并沒有多

聊就匆匆回去了。

我刚到这最初有些兴奋,可是兴奋过后就有些疲惫了,毕竟是坐了一下午

的飞机了。

我走进房间,二女已经开始准备沐浴了,我看着二人脱的只剩下一块遮羞布,

二女虽然年纪也不算太小,不过身材倒是沒怎么走样,我见二人走进了浴室,在

外面观察起二人的倩影,这种浴室在房间中几面全是用毛玻璃搭成的,虽然看不

清面的具体情况,可是若隐若现的人影,更加衬托出气氛的火辣。

我听着二女在面窃窃私语,不时还传来爽朗的笑声,我看着二女的身材在

毛玻璃上若隐若现,都是一对大乳在面晃动着,我再也坐不住了。

我把自己脱的精光,站在浴室门口,脸贴在浴室的玻璃门上,悄悄问道:「

我可以进去一起洗么」

面的顿时静了下来,瞬间又响起了笑声,门突然就开了,马莉抱着我走了

进去,刘姐已经在面含情脉脉的看着我,马莉把我轻推到刘姐的身上,我抱着

刘姐,用我的胸膛蹭着刘姐的酥胸,真的好软。

刘姐抱着我的腰,我向前走了半步,把我已经暴怒的小兄弟塞到了刘姐的双

腿之间,刘姐轻点了一下我的额头,二人彼此分开。

我以爲她不喜欢这样,谁知她挤了点浴液,两手对着搓了一下,仔细的擦在

了我的胸上、背上还有小兄弟上,然后用她的一对酥胸把这些乳液抹得起了一层

层小泡泡,然后慢慢的蹲下,把我的小兄弟放在她的乳沟间她双手挤着乳房,让

我的小兄弟在乳沟中上下滑动着。

这时,马莉在一旁酸酸的说道:「喂,我说你们,把我当空气是不是啊」

我扭过头,一把拉过了她,盡情的和马莉湿吻了起来。

刘姐在下面吸的嘴有点酸了,我一只手托着她的下巴托起来后,搂住了她的

腰,也把她抱在了怀,小兄弟被刘姐舔的亮晶晶的,还不时滴着洗澡水和她的

唾液,我拉过一条浴巾,给二女胡乱擦了一下,在我身上也蹭了蹭,三人湿漉漉

的走进了卧室。

这本是双人间,卧室中有一张大床,我们三人在上面翻磙着都感觉不到床沿,

我先骑在了刘姐的身上,一只手抓着她的大奶,另一只手却抓着马莉的大奶,下

身在刘姐的双腿之间,小兄弟急沖沖的想要找洞穴钻进去,两只手在二女的豪乳

上不忍离开,小兄弟总是找不对地方。

在刘姐的下身顶了一阵,刘姐的下身已经泛漤成灾了,可我还是沒有进去,

刘姐实在是忍不住那种三过家门而不入的痛苦了,把手伸进了我们两腿之间扶着

我的小兄弟塞了进去。

抽插了一阵,不要说刘姐在这的呻吟声,就是旁边的马莉姐都是娇喘连连,

我随手摸了一把马莉的小穴,淫水已经留到了屁眼儿上了,我勐的一下从刘姐的

穴中拔出,刘姐下意识的要按我的屁股,我一下翻到马莉的身上,她已经高高的

翘起双腿迎接着我的进入。

我在二女之间周旋着,以前听说过双飞,也挺羡慕双飞的男人,可是在这二

个欲女之间来回翻磙着,我感觉我就要精盡人亡了,这一夜,我几乎沒有睡觉,

也不知道我射了多少次,到最后连射精都射不出来二女才放过了我。

第二天早晨醒来,应该说是中午醒来,发现二女早已不见踪影,也听不见屋

中有任何二女的声音,不知道她们去了哪,去卫生间简单洗漱了一下,就到楼

下吃饭了,我实在是饿的受不了,昨天鏖战了一夜,铁打的身子也扛不住。

吃过午饭,以爲她们就能回来,到房间一看还是沒有人,只能打开电视无聊

的按着换台的按钮。

防屏蔽邮箱:gengxin25@163.com
 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.youyou11.tv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